《黑幼龙的慢养哲学》不良少年变成爱心医生

...

教练这个肯定的赞美,对立国产生很大的激励作用,因为他想要活出他在教练心中的样子,所以他开始读书了。

黑立国出生的时候,是我们生活最穷苦、最惨的年代,他出生在三军总医院的大产房里,医院还因为产妇太多,不让百龄休息太久,马上就要求她出院,所幸这段比较困苦的童年,没有让立国变成愤世嫉俗的小孩,他仍然相当开心。

我们常说,立国小时候是那种头脑简单、四肢发达的孩子,非常好动,在美国时我们养了只好大的圣伯纳犬,帮狗洗澡、带狗出去散步都是他一手包办,家里的一些粗活,像要锯东西、搬树、除草也全都是他自愿帮忙。

立国也是家中的冒险家,他喜欢骑自行车、参加过好几届马拉松比赛,只要他参加比赛,我们一家人就在路边帮他呐喊加油,高中时还当上摔角队长。他这些冒险家的个性,其实从我们住在新店花园新城的时候,就可以窥见一二。

花园新城是个大社区,有自己的社区巴士,如果从社区入口走路,得要走一大段路才能到家,别的孩子可能都直接回家,但立国的每一天却都像一场探险的旅程。今天抓了金龟子、明天带了只甲虫、后天手上又抓了只小乌龟,这些各式各样的小动物还有自己的名字,什么罗兰飞弹、坦克啦!非常有趣。不然就是突然在回家路上的山边,采了个香瓜或是水果回来,花园新城当年因为规划很多自然绿地相当闻名,很多民众还特地跑来这儿的野溪游泳、玩耍。

对好动的立国来说,这儿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乐园。我们住在半山腰,他常常拿个滑板,就一溜烟从家里滑到山底下,每次妈妈想要买东西,他马上就自愿出门,又拿着滑板一溜烟滑下去。

教养孩子就像看顾花圃里头不同的花,需要适情适性。

教养孩子真的就像花圃里头有不同的花,父母如果没有这样的认知,可能会被不同个性的孩子给气死。立国从小好动爱玩,心思都不在功课上,所以成绩一直很差,但偏偏又很好强、好胜,脾气也不太好,像我有时候跟他打乒乓球,他接不到球或被我杀球,都好生气,甚至还会瞪我。他的奶奶总是提醒我,难道小孩没有自己的个性吗?这就是立国的个性。

像立国这样有个性的孩子,如果在台湾接受一般传统教育的话,我可以肯定他百分之一百考不上任何大学,也有可能是不良少年。他在国一的时候到美国去念书,刚开始个性还是没改,照样天天玩耍、天天混,功课也不好,不读书,还忙着交女朋友,只有霹雳舞跳得最好,直到高二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摔角教练……

立国刚到美国时最好的两个朋友,跟他一样都不爱念书,而且也没打算申请大学, 一个去当了军人,一个到超级市场打工赚钱。黑立国能走出和两个好朋友不一样的路,连我都觉得很不容易。

立国人生的转捩点是从加入摔角队开始。摔角队里头很多都是黑人队员,功课都很差,甚至不及格比比皆是,那时候教练跟这些摔角队员说,学校有个规定,参加摔角队平均成绩至少要有B–才可以,那些黑人队员都反弹说大家功课都很差,怎么可能拿到B–。这时教练就说:“为什么Thomas〈立国〉可以做到,你们就做不到呢?”教练这个肯定的赞美,对立国产生很大的激励作用,因为他想要活出他在教练心中的样子。

 所以,立国开始读书了,而这也改变了他的一生,让他从高中的摔角队长变成一个医生。

2011-06-30

黑幼龙:孩子好情商,未来不可限量